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伯力審判:喪鐘敲響,警鐘長鳴

2021-07-08 16:22
來源:半月談網

徐江善

6月4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答記者提問時,揭批了美國德特里克堡基地與侵華日軍731部隊交易的有關情況。汪文斌説,二戰結束後,美國在幾年時間內陸續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細菌戰專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隊頭目石井四郎在內的731部隊主要成員瞭解日本細菌戰情況。美國為了得到731部隊細菌戰數據資料,支付了25萬日元。美國甚至向世界隱瞞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隊的滔天罪行,還讓石井四郎成為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顧問。

在中國共產黨百年奮鬥史中,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是可歌可泣的一筆。許多人知曉日本侵略者研發使用了反人類文明的細菌武器,但並不太瞭解日本關東軍731部隊戰犯的審判遺址和相關內幕,至於美國與這個臭名昭著的“吃人工廠”的可恥交易更是鮮為人知。

1949 年12 月,日本關東軍司令官山田乙三在伯力審判法庭上供認罪行(資料照片)

事實上,二戰後,蘇、英、美三國簽署《莫斯科宣言》,由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又稱東京審判),對納粹德國首要戰犯和日本甲級戰犯進行統一審判。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意義更加重大的伯力審判,這是由蘇聯政府對日本原關東軍在戰爭期間實施的細菌戰罪行進行的審判。伯力審判最終判處原關東軍總司令山田乙三等12名戰犯2至25年徒刑,敲響日本軍國主義的喪鐘,從而受到國際輿論的廣泛支持和讚揚。

山田乙三被審判時的供述(左)和原日本軍醫少將、731 部隊總務部部長川島清的供述(右) 遲海峯/ 攝

今年夏日,筆者來到俄羅斯遠東城市哈巴羅夫斯克(伯力),探訪伯力審判場所——俄羅斯東部軍區軍官俱樂部遺址,為日本細菌戰惡魔和美方當年反人類、反文明的無底線行徑而震驚。

戰犯供述:一個月可製造1噸霍亂細菌

“9·18”事變後,日軍迅速佔領滿洲。不久,日軍參謀本部和日本陸軍省在滿洲境內建立了一個細菌實驗所,由後來晉升為中將的石井四郎主持,而裕仁天皇是這一罪惡淵藪的元兇。

相關檔案資料顯示,在伯力審判庭審現場,多位戰犯交待:1935年至1936年間,按照裕仁天皇多次密令,在滿洲境內成立兩個用來準備和進行細菌戰的極端祕密部隊。為保密起見,一個命名為“關東軍防疫給水部隊”,另一個叫“關東軍獸疫預防部”。1941年改為番號“第731部隊”和“第100部隊”。

這是一個龐大的祕密機構。僅731部隊就有大約3000名工作人員,1939年在距哈爾濱20公里的平房站一帶建立設施齊備的祕密基地。100部隊則設在長春以南10公里的孟家屯。

在莊嚴的法庭上,最後一任關東軍總司令山田乙三對領導、組織、實施細菌戰作出如下供述:我從1944年起到投降那天止,始終以關東軍總司令資格直接領導我所管轄的第731部隊和第100部隊,為了作戰需要研究細菌武器,並大批生產細菌武器。731部隊內設有八部,第一部專為進行細菌戰來研究和培養鼠疫菌、霍亂菌、壞疽菌、炭疽熱菌、傷寒菌、副傷寒菌及其他病菌,其餘各部完全是幹準備和進行細菌戰事情的。我批准過進行細菌戰爭的兩種基本方法,即利用裝有鼠疫跳蚤的“石井式”細菌炸彈的方法和用飛機撒放鼠疫跳蚤的方法……

歷史的攝像頭聚焦70年多前伯力庭審現場——

公訴人問:你能證實第四部的任務是大批繁殖致命細菌以供細菌戰之用嗎?

川島清(731部隊總務部部長兼第四部部長,還曾任第一部即研究部部長)答:是的,正是如此。

問:第四部在一個月之內能製造多少細菌呢?

答:一個月之內可製造鼠疫細菌300公斤,或傷寒症細菌800-900公斤,炭疽熱細菌500-700公斤,霍亂症細菌達一噸。

問:你們是從何處領到活人進行實驗的?

答:據我所知,是從哈爾濱憲兵署那裏領過活人。拘禁在第731部隊內部監獄中的犯人,都被用來進行各種以準備細菌戰為目標的研究工作。

問:監獄能夠同時拘禁多少人?

答:200-300人,每年大約有400-600人。

一份份庭審筆錄令人髮指——川島清等戰犯將這裏變成人間地獄,連婦女和兒童也不放過。這些戰犯證實:在731部隊監獄和打靶場,用強迫傳染及其他手段害死的人有3000人之多。

寧波常德等多地百姓慘遭細菌武器傷害

研發實驗細菌武器的最終目的是在戰爭中實施。無論是伯力審判現場,還是哈爾濱的“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無論是來自中國戰場的信息,還是戰後有良知日本人的回憶,都以無可辯駁的事實昭示天下:日本軍國主義者犯下反人類的細菌戰罪行,罄竹難書。

川島清在庭審現場供認,1941年、1942年兩次去華中執行任務,使用細菌武器。他回憶説:“第一次遠征是在1941年夏季,第二部部長太田大佐告訴我,在華中洞庭湖附近的常德一帶,曾用飛機向中國人投放鼠疫跳蚤。”

在講述1942年夏季的細菌戰時,川島清説,這次細菌戰主要是在玉山、金華及浦江一帶進行的。當時是用撒放方式對中國人進行鼠疫、霍亂及副傷寒症細菌攻擊。鼠疫細菌是用跳蚤散佈的,而其餘的細菌,是通過直接將其放到蓄水池、水井、河流等方法散佈的。

普通士兵古都良雄證實,他們把細菌武器投放過南京戰場。1942年7月,石井四郎派出由120名官佐及僱員組成的隊伍到南京市。“我們用第731部隊飛機送來的細菌武器,遵照石井的命令做好了3000個饅頭,這些饅頭放上傷寒細菌和副傷寒細菌之後,分發給中國的戰俘們吃了,然後把他們從俘虜營裏釋放,讓他們再去傳染其他人。同樣又按石井的指示,專門烤制放了傷寒細菌的三四百塊餅乾,交給別動班的人,他們當作遺忘的食品留在老百姓家裏……當時浙贛戰區內,因我們施放傳染細菌就發生了傷寒症。”

伯力法庭醫學檢查委員會的調查結論是:第731部隊等在製造和實驗細菌武器方面的能力異常巨大。

——1940年間,由石井四郎親率一個裝備有大量傷寒細菌、霍亂細菌及大量鼠疫跳蚤的戰鬥遠征隊到寧波一帶,採用飛機散佈法,使寧波一帶發生鼠疫流行症。

——1941年夏季,第二次派出遠征隊到中國內地去,遠征隊有30多個細菌學專家,全隊人員總數達100人,在常德及洞庭湖一帶居民間散佈細菌武器,重點樞紐是常德城,引發了鼠疫流行病。

侵華日軍731 部隊罪證陳列館 張濤/ 攝

——1942年5月,石井多次召集聯席會議,利用鼠疫細菌、霍亂細菌、傷寒細菌和炭疽熱細菌進行攻擊。這次由駐紮在南京的“榮”字第一六四四部隊執行任務。

日軍慘無人道的細菌戰,給中國人民帶來無盡的肉體和精神創傷。在哈爾濱的731部隊罪證陳列館展出的照片中:方榮俊,金華市婺城區竹馬鄉方下店村農民,他的下肢感染鼠疫,黑紫潰爛,失去勞動能力;柴長庚,江山市峽口鎮王村農民,細菌侵入他的下肢,小腿萎縮終身殘疾;浦江縣浦陽鎮解放東路22號農民傅聖梁,指着潰爛不止的腿腳控訴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軍國主義陰魂四處遊蕩,魔頭石井四郎竟變身美軍生物武器顧問

伯力審判,不僅在當年被西方主流媒體刻意忽略,至今仍鮮為人知,成為二戰後成長起來的幾代人的記憶空白。

當今世界,日本政界右翼勢力頻頻抬頭,否認細菌戰劣跡、否認日本軍國主義血腥侵略歷史,一些政客們的無恥言論甚囂塵上。

歷史絕不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歷史不容歪曲、更不容抹殺。

1950年於莫斯科刊印的《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被控案審判資料》的歷史存照,以無可辯駁的事實向全世界昭告:日本軍國主義者使用反人類的細菌武器荼毒中國人民的滔天罪行無法抵賴。

在伯力審判舊址和哈爾濱731部隊罪證陳列館,大量的圖片和史料中,遊蕩着兩個揮之不去的幽靈。他們是山田乙三和石井四郎。

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山田乙三等12名日本細菌戰戰犯接受了歷史的審判。山田乙三在最後陳述時説:“這些罪惡行為是根本無法辯白的……我瞭解我應負罪過責任的全部深重性……”

另一個臭名昭著但逃脱了歷史懲罰的是石井四郎。

在各種罪證材料中,石井四郎自始至終是細菌戰的始作俑者、名副其實的細菌戰魔頭。他出身於軍人世家,1916年考入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大學畢業即進入部隊,開始從事細菌研發。石井四郎在731部隊這個世界最大的細菌工廠大肆進行活人實驗,瘋狂地運用細菌武器攻擊中國人民,官階晉升至日軍中將。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罪行累累的頭號戰犯,卻奇蹟般地在伯力審判台上缺席了。

“奧祕”在美國。按照1925年各國簽訂的關於禁止使用毒氣和細菌武器的《日內瓦協議》,反人類、滅絕人性的細菌武器被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然而,美國一直把研製細菌武器與化學武器作為優先任務。

當年,蘇聯和中國政府強烈要求把石井四郎作為細菌武器研發使用的甲級戰犯追究,卻遭到美國的拒絕和反對。美國認為,“第731部隊的細菌戰資料對於美國國家安全保障的價值,遠比利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戰犯罪重要”。

於是,石井四郎等人不僅逃脱了懲罰,還搖身一變成為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生物武器顧問。二戰後,石井四郎為新主子效命——細菌武器在朝鮮戰場派上了用場。

中國研究731部隊方面的專家表示,從1945年9月美國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細菌戰專家桑德斯調查日本細菌戰有關情況開始,直到1948年11月東京審判結束,美軍和日本之間達成了祕密交易。美國以豁免731部隊成員戰爭責任為條件,得到了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細菌實驗、細菌戰、毒氣實驗等方面的數據,並加以利用,進行生物武器研究。

侵華日軍731部隊罪證陳列館研究員楊彥君和他的研究團隊對美國最新解密的關於日本生物戰的檔案進行整理後認為,德特里克堡基地戰後能快速發展壯大,乃至現在成為美國軍方的P4生物實驗室,石井四郎和731部隊“功不可沒”。

伯力審判錄音檔案長達22 個小時多,通過戰犯的供述揭露了侵華日軍731 部隊的細菌戰罪行 林宏/ 攝

歷史的煙雲早已飄散,但喪鐘敲響,警鐘長鳴:在一些軍國主義者和戰爭狂熱分子心中,有一種邪惡的信念滋生了他們的野心,這種邪念又驅使他們在反人類、反文明的罪惡深淵裏不能自拔,直至走向毀滅,終被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

美國媒體近期披露,德特里克堡存放着大量嚴重威脅人類安全的病毒,並且存在許多安全隱患和漏洞。據專家分析,美國遍佈全球的200多個實驗室分佈與近年來一些危險疾病和病毒蔓延始發地分佈情況非常相似。

今年6月4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表示:“聯繫到上述美國軍方與731部隊互相勾連的歷史,我們很想知道,美國在境內外開展生物軍事化活動的重重疑雲什麼時候才能揭開?美國什麼時候能夠給國際社會一個負責任的交待?”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